香港今日的困境就在于政府失信于民。(图片来源:Adobe Stock)

【看中国2020年2月11日讯】黄先生是香港一间上市公司的中层管理者,上个周末,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家人享受团聚的时光,而是在超市开门前一个小时就在超市门口排队,等待抢购厕纸,一个小时之后,他被告知,今日无厕纸供应。他所在的写字楼由于发现武汉肺炎确诊病例而封楼消毒,未来的几天他都要在家办公,于是他又不得不开车在各处寻找有厕纸售卖的店铺。

黄先生一家月收入过十万港币,房子没有贷款。香港市面的米和厕纸是从多个国家进口,即使一时缺货,也不会一直短缺。为何在这个金融中心会上演超市被横扫一空的一幕?

上周末,彭博社专栏作家马克斯(Clara Ferreira Marques)发表了一篇题为《香港出现失败国家征兆》的文章,提到近日这个亚洲金融中心的超市情况,令她联想到了1998年俄罗斯金融危机时的抢购潮,也令她想到了第三世界国家委内瑞拉。

她指出,目前香港抢口罩、抢物资的情况反映出民众对政府以至私营企业的不信任。特首林郑月娥管治不善,导致人民不相信政府会为自己谋福祉。

Marques指,若一个政府无力保护市民,不能提供基本所需的服务,其合法性受质疑,一般会被定义为“失败的国家”,但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,在经历了过去数月的民主抗争运动和今次的疫情之后,已经具备了这些条件。

Marques还提醒道,香港各种乱象及政府的执政不力,令国际企业高管,银行家及商人,不得不重新摆放香港的地位。如果之前香港的富豪只是在新加坡开立银行帐户,那么现在他们要开始转移资产了。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政府应该要为银行家、企业高管和富豪们提供什么?资金自由流动、独立司法体系、安全的社会环境。当这些保障金融系统的条件日渐衰退,那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前景也会愈加黯淡。

不仅Marques想到了委内瑞拉,相信许多港人也会怀疑自己是否已经生活在第三世界国家了。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政府此前已经让本币玻利瓦尔丧失信用,快速贬值,为何他还可以咸鱼翻身?独立经济研究学者如松在他的一篇文章中指出,以前,在委内瑞拉,马杜罗政府对货币和汇率的管制非常严格,但在经济与执政危机中,他的政府无法用丧失信用的玻利瓦尔稳定民心和政权,反对党瓜伊多组建临时政府。之后,马杜罗政府开始放松了货币和汇率管制,他出让了具有“信用”的美元、欧元给士兵、将军以及市民以收拢人心。

同样依附美元信用的情况也适用于香港。香港的金融体系,最核心的部分就是港币和美元的“联系汇率制度”,自1983年实施至今。历经1997年香港政权交替与1998年的金融风暴、2003年SARS危机、2008年金融海啸等,期间多次遭到投资基金的狙击。索罗斯在1997、1998年连续两次强袭香港,导致恒生指数大跌,港币汇率受到剧烈冲击,港民排队兑换美元。

美中贸易战、反送中运动期间,有多家对冲基金都在狙击港元,索罗斯也再次布局香港,但港交所刚好在当时发生“严重故障”,导致电子交易无法进行。

在此次武汉肺炎疫情的冲击下,人们对香港联系汇率制可能会崩溃的担忧再次升温。对冲基金海曼资本(Hayman Capital)创办人巴斯(Kyle Bass)早前也指出,今年香港银行业将面临全面爆发的危机。

不论是中产人士排队买厕纸,亦或是香港金融体系在1997年之后连续遭遇狙击,都反映出港人和外界人士对港府管治能力的不信任。市民不相信政府能保障他们生活物资的供给,金融大鳄不相信港府有能力保证金融体系的稳定。这种不信任导致香港社会今日的不安,以及对香港作为金融中心前景的忧虑。

有信誉的政府能带领人民化险为夷,无信誉的政府将会令社会陷入困境,而导致政权的崩溃。

2500年前,子贡问孔子为政之道。孔子说:“粮食充足,军备充足,人民信任。”子贡问:“如果不得不去掉一项,应先去掉哪一项?”孔子说:“去掉军备。”子贡又问:“如果不得不再去掉一项,应去掉哪一项?”孔子说:“去掉粮食。自古人终究是要死的,如果失去人民的信任,那么国家是立不起来的。”

有粮食、有军队,也买不到民众的信任。无论是2500年前的孔圣人,还是今日国际媒体的观察,都可得到相似的结论,香港今日的困境就在于政府失信于民。

(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)

Source link

欢迎留言